王杰谈当年被下毒:一直知道是谁干的
娱乐八卦姐06-19 10:24:48
关注

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听周杰伦,我弟弟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听张杰,而在这两位之前,还有一个叫“杰”的男歌手掌握了一个时代。

他就是王杰

他是一个时代的青春记忆,也曾是华语乐坛第一人。

他的金曲《一场游戏一场梦》《 不浪漫罪名》《 安妮》《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谁明浪子心》,不但在当年红遍街头巷尾,直到现在也是很多人的ktv必点曲目。

前两天,久未露面的王杰最近参加《金曲捞》,容颜老去,身材浮肿,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少年时的浪子。

现场他唱了一首《一场游戏一场梦》,他的嗓子被毁多年,现在的他唱这首歌已经算不得好听,可是却更令人动容。

谁知现场观众还没从回忆中醒来,他就宣布自己发完最后一张专辑就会退出歌坛。

前不久,他就在微博上发了“失去的嗓音已经失去了,就像光阴逝去岂能再回?”

本以为这只是他深夜回忆人生的触动,谁成想却是他放弃边缘的最后一次挣扎。

其实不管歌迷承不承认,王杰的时代都早已落幕,只是他从未放弃对音乐的追求。

他的人生大起大落,用《一场游戏一场梦》来诠释再恰当不过。

王杰祖籍西安,1962出生在香港 。

父亲王侠、母亲许玉均是邵氏电影公司演员,在邵氏影城长大的他,3岁时就出演电影。

他小时候戏好,给家里挣了不少钱,可由于家庭不和睦,他爸妈却仍经常打他。

他十二岁那年父母离婚。不像大多数夫妻都争着抢着让孩子跟着自己,他的父母直接把他送到了寄送学校去,两边都不沾。

五年的寄宿生活,父母鲜少探望,甚至连学费都没替他缴足,他靠着老师的资助和自己拼命勤工俭学才完成了学业。

我们常说孩子会叛逆是因为得不到父母的关爱,其实挺可笑的,真正得不到父母关爱的孩子,哪里有资格叛逆?

王杰就是这样。

他辗转当过油漆工、租车司机、酒吧服务生、驻唱歌手、特技演员,年幼的他忙着担心明天住哪里,吃什么,哪有什么时间和精力去叛逆。

他为了养活自己漂泊了很多地方,换了很多工作,但是他说“我最骄傲的是从12岁到现在,我从没变坏”。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他身上带着浪子的沧桑和自由,却没有一点浮夸和油腻。

17岁刚到台湾的王杰势单力薄地从一帮小混混的手里救下一个15岁的女孩,两人在天桥下举行了婚礼。

他19岁那年,女孩怀孕了,为了给妻子和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他选择去当兵。可没想到回来之后,家里只剩女儿,妻子不知所踪。

王杰带着女儿到处打工,艰难度日,这种情况直到1987年才有所改善。

25岁的王杰终于迎来了人生重大转折,因为他优秀的唱功和好听的嗓子,在恩人引荐下他成功签约了唱片公司,试着推出了他第一张专辑《一场游戏一场梦》。

王杰以划时代的风格,独特的嗓音,悲伤激越的歌声,给歌迷带来强烈的情感共鸣,缔造了1800万张的销量神话,占据排行榜榜首半年之久。

年龄小一点的朋友们可能不太清楚,1800万张唱片是什么概念。

这么说,当年,歌神张学友的专辑《吻别》才卖出了400多万张,天王周华健《让我欢喜让我忧》和《花心》两张唱片也才给出了200多万张的成绩。

用黄子佼的话来说,这张唱片的销量在当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1989年1月,王杰在台湾推出第三张国语专辑《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五个月内冲破50万大关。6月份,香港国际唱片协会颁赠白金唱片,王杰是台湾首个获奖者。

1987到1992年,他非常拼命,一年两张专辑,张张大卖。演唱会开遍香港、台湾、新加坡,座无虚席。

这个弹琴唱歌无所不能,眼中写满故事的倔强男人,成为新一代偶像。正因为他坎坷的人生,丰富的生活经历,让他的歌曲创作如此走心,在当时打动了无数人的心。

他的歌能勾起人心底的难过,也能打动渴望真情的人们。

王家卫都用他的歌给自己的处女作《旺角卡门》做主题曲。

巅峰时期的王杰风光是足够风光的,可同事工作量过于饱和,一年连发几张唱片令他不堪重负,他常常录制完后一个人偷偷痛哭。

因为压力过大,他患上了厌食症,体重从130斤降到90斤,还经常伴随胃吐血和绞痛,身体几乎垮掉。

无奈之下,他放下工作去加拿大疗养。

就在他疗养期间,四大天王异军突起,等他回归乐坛的时候,人气已经不复从前。

再加上他不圆滑不变通,又带着一股子的心高气傲,得罪了不少名人和媒体,“酗酒”、“好赌”等各种不好的行为都和他的名字放在一起。

虽然没有实证,各种负面新闻还是一点点消磨了他的人气。

可常言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人气不如从前,可他到底是有才华有嗓子的,这些流言蜚语并不足以打倒他。

真正重创他的是下毒事件。

2007年,他因为喝了一杯饮料之后,嗓子突然发热涨痛,迅速沙哑,去医院检查为时已晚,声带已经严重受损,医生说他以后很有可能再也无法唱歌了。

他再次中止了他的演唱事业,但他并未放弃,一直在做各种训练。

两年之后他回来,用沙哑的嗓子继续唱歌,幸好,仍有人愿意听。

他是一个洒脱的人,连害自己的人都能放过。

他曾在采访中说过,他很清楚的知道下毒的人是谁,可他没有报警,因为这种罪在香港会毁了年轻人的一生,不如那个人知道他清楚,然后愧疚一辈子。

可他这样洒脱的人,唯独对音乐称得上死缠烂打。

没人气了要唱,嗓子毁了还要唱,就是不放弃。

总让人想起那句,“你我之间本无缘分,全靠我硬撑”。

现在,他可能累了,真的撑不下去了。

那也没什么,他留下的痕迹,已经足以让人们长久地记得他。

上游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上游号立场,文责作者自负。如有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上游新闻。
联系邮箱:syh@cqcb.com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