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台酒业回应“库存酒失踪”事件:新高管层正主导内部犯罪调查
02-09 18:46:54 来源:上游新闻

2.png

针对公司相关人员涉及亿元以上经济犯罪一事,2月9日下午,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皇台酒业”)证券部负责人独家回复上游新闻记者称,本次公司内部人员的经济犯罪的线索与部分事实并不涉及新高管层,2017年当选的新高管层正主导内部经济犯罪调查,后续将及时公布结果。

2月8日,该公司曾对外发布公告称,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进行的年终存货盘点中发现,截至2017年末,公司成品酒存库亏约6700万元,在对亏库原因进行进一步调查当中又发现存在相关人员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线索与部分事实,含以上6700万元的亏库金额在内,涉案金额高达亿元以上,存在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的情形。为此,已向凉州区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报案,并已收到《受案回执》,目前暂未正式立案。

“在新高管层的主导下,公司正在配合公安部门积极调查。由于时近年关,调查还待进一步展开,如年后有结果将及时公布。”皇台酒业证券部负责人告诉记者。

根据公开资料,1月29日,皇台酒业发布公告称,于2016年11月始陆续补选了新的第六届董事、监事,聘任了新的高级管理人员,填补了原任董监高辞职造成的职位空缺,并于2017年8月24日完成了第七届董监事会的换届,并指出,正是在公司新的财务部牵头下,发现了库存成品酒出现严重亏库的问题。

据记者梳理发现,在过去的六年时间里,皇台酒业已历经三次发生第一大股东变更,五次重组失败。

2015年,三次推动重组失败,该公司原董事长、第一大股东的卢鸿毅通过转让股权的方式退出皇台酒业,由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厚丰”)接手。2017年年初,卢鸿毅正式辞职,接替者是知名资本大佬“德隆系”旧将胡振平。

公开资料显示,胡振平于2000年—2008年曾就职新疆口岸投资合作有限公司投资部、金新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部、口岸投资总经理助理、新疆嘉信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其中,金新信托与德隆渊源颇深。公开资料显示,金新信托1996被“德隆系”收购,自1997年1月至2004年8月,为“德隆系”吸收公众存款达201.74亿元。而口岸投资则曾为钱江摩托的前十大股东之一,被视为“德隆系”关联公司。

胡振平去年年初入主后,曾着手对皇台酒业进行调整,也重启了对公司专门委员会的补选。然而,多年派系“内斗”不止,情况复杂的皇台酒业却给了新高管层巨大阻力。

2017年4月,在皇台酒业补选第六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委员及主任委员的大会上,提名董事会审计委员会、提名委员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的胡振平遭到了董事会其他成员的一致反对,最终3个议案均未通过;不仅如此,皇台酒业出让浙江皇台、注销江西皇台、修订公司章程、修订总经理工作细则等议案均遭到董事反对或弃权。而到了去年8月4日,皇台发布半年业绩修正公告,预计亏损4800万元-5200万元,年初跟随胡振平入主公司的监事会监事刘锐递交了辞职报告,总经理付耶成也离职而去。

业内人士指出,上市公司董事长被拒在专业委员会委员门外是极其罕见的,“他们内部问题很多,之前公司说库存成品酒出现严重亏库的问题,圈内都认为是他们内部人‘监守自盗’”。

该人士还分析指出,当前皇台酒业在国内上市酒企板块中,无论是年度营收、还是市值,都是处于绝对靠后位置,其融资能力非常有限,更多的必须依靠转换经营方式、调整产品结构、拓展销售渠道来全面提升绩效。但是,当前国内白酒行业复苏缓慢,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尤其是中高端白酒的消费几乎成为寡头消费,中低档白酒消费成为区域性白酒品牌的核心定位,“皇台品牌在此行业发展背景之下,呈现缓慢复苏特征,市场拓展较慢”。

对于此次的损失,皇台酒业表示,由于近年来管理混乱,销售不振,市场低迷,向银行的借款逾期,且债务诉讼案件频繁,加剧公司资金短缺,出现了资金链紧张、流动性不足的严峻形势,正在推进的对外投资收购深圳市中幼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重组事项,与高诚企业集团虽战略合作协议及具体销售合同执行尚存在不确定性。

上游新闻记者查询该公司旗下产品价格计算,上述皇台酒业“失踪”的约6700万元库存成品酒,可对应约100万瓶酒。

根据数据测算,库亏的6700万元成品酒占到皇台酒业2017年9月末存货额的近40%,损失比例之大行业罕见。据披露,2017年前9个月,皇台酒业营业收入刚过4000万元,同比大降72.65%,亏损6740万元左右,亏损额同比有所减少,但期末净资产为-2247万元。依照酒企会计处理原则,库存成品酒在完成销售前按存货计。2017年9月末,皇台酒业存货约1.68亿元,本次库亏额占到存货总额的近40%。

截至目前,皇台酒业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1.2亿-1.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76%-11.11%;预计去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权益为-8000万元至-9500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皇台酒业自2016年度业绩亏损后,2017年业绩持续探底,恐将面临第四次“*ST”,进一步逼近资本市场边缘,有退市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皇台酒业此前财报显示,目前其与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皇台商贸”)、兰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威分行、无锡市梅林彩印包装厂等有16起诉讼和仲裁事项记录在案,涉案金额总计3.63亿元。 这其中,与二股东皇台商贸、皇台商贸母公司诉讼案件达10起,未开庭审理涉案金额多达2.20亿元。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杨锐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