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黑户口,相濡以沫的爱情终于转正了!
11-26 10:39:01 来源:重庆晚报

陈光益、唐永贤夫妇终于拿到了结婚证 

背了近30年黑户口的唐永贤终于拿到了户口页 

唐永贤夫妇为户籍民警普忠发送来锦旗 

一起生活了27年,70岁的陈光益和60岁的唐永贤,在11月15日结婚了!

“真奇了,背了20多年黑户口的唐永贤不仅有了身份,还和陈光益结婚了!”这个消息在綦江区东溪镇永乐村不胫而走。让人们更感意外的是,一直居住在山顶上的这对老人,结婚见证人还是綦江区民警!

在飘着冷雨的冬日里,小山村里议论最多的这个故事,总会温暖地滋润着每一个倾听者的心……

相遇是火车站的那一回眸

时间回到27年前。

1989年6月6日,陈光益说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天——43岁的他从广东打工回家,途经湖北省襄樊市火车站。人潮涌动的火车站里,他的目光被角落里一个光脚女人吸引。

脏乱的头发,污秽的衣裳,惊恐不定的眼神……陈光益不由得停下脚步。“你的家人呢?”陈光益蹲下身,问了女人一连串问题。但女人一直嘟囔着含混不清的语言,全身颤抖,没法正常交流。

在襄樊,陈光益为女人修剪了头发,买了衣服、鞋子、食物。经过打扮,她成了一个相貌清秀的女人。他问女人愿不愿意跟他走,一起回家过日子。女人点了点头。

相处一段时间后,女人含含糊糊地说自己30岁了,好像叫“唐永……”。“我就喊她唐永华。”陈光益说,把她的病治好,成为自己对她作出的第一个承诺。

1989年末,陈光益找到在贵州省遵义市的大姐陈光仪。“弟弟把她带到遵义来看病,我们一家人都觉得这名女子可怜,弟弟又没成家,就让他们过日子吧。”

陈光仪带着唐永华去遵义医学院检查,“医生说,她受过很严重的精神刺激,这种病得慢慢养。我们还知道,她没有生育能力。”

陈光益知道后,从此不许家人在媳妇面前提孩子的事。“两个人幸不幸福,不在于有没有子女,我们都尊重弟弟的决定。”陈光仪说:“都是缘分,我们陈家人,都把她当成了亲人。”

相恋是27年的不离不弃

可这段爱情,无法得到所有人的理解。

“陈光益把她带回来时,脑子不清楚还没得户口。”住在永乐村山脚下的村民喻长银说,不少人看不起她,这也影响了陈光益的名声,村里哪家办酒席也不叫他们俩。不过,他们为人很善良,陈光益对她是真好,“我们从没见过他们吵架,更没见过她做过重活。”

永乐村最高的山顶崖边,一座土墙房是陈光益的家。“搬到山顶上,也是让她少听到别人的闲话。”陈光益说,1991年,为躲避村民的闲言碎语,他把她带到镇上开餐馆。

开餐馆也是为了挣钱给唐永华治病。这些年往返遵义和重庆,陈光益说,为老婆治病散尽了他所有的钱财。

奇迹终于发生了。“1998年,经过坚持不懈治疗,唐永华虽然还是想不起以前的事,但已经能与人简单沟通了。”陈光益说。

2000年前后,陈光益因身体原因,关掉了镇上餐馆,又搬回山上住。两人靠种菜维持生计,上下山一趟要2小时左右。陈光益几乎不会让老婆一个人下山。他每次下山回家,总能发现老婆在山下村口张望。

3年前,唐永华和陈光益下山卖橘子,不慎摔了腿。她趴在他的背上,每天来来回回上山下山换药。

就在那年,陈光益开始思考他的生死和她的未来。“我知道她也想找家人,但我怕问她的过去,那些年她一回想脑壳就会剧痛。以前我总以为有很多时间慢慢找,但我现在老了,如果我死前她还没有户口,她怎么活下去?”陈光益说。

今年3月,陈光益带着老伴来到东溪镇派出所求助,正好遇上綦江区公安局治安支队户籍民警普忠发。普忠发上报支队领导,领导要求他全力查清唐永华的身份信息,并想办法解决户口问题。

相助是锲而不舍的努力

湖北省襄樊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户籍科、襄阳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户籍科……凡是唐永华记得的地方,哪怕是一丁点儿线索,普忠发都会想办法发协查函。

5月下旬,普忠发又赶到东溪找到唐永华,与她摆龙门阵。唐永华才断断续续地说起蓬溪、逢溪,家里好像有姐姐、哥哥和弟弟,但都记不清名字。

普忠发急忙回支队,上网查找,终于发现四川省遂宁市有个蓬溪县。蓬溪县名字中含有“唐永”的人,仅男性就有485人,但唐永华记不起家人长相,无法辩认,寻亲又陷入困局。

7月,普忠发又来到东溪。他把四川省蓬溪县所辖约30个乡镇,一个个反复念给唐永华听。终于,唐永华对常乐镇有些印象。

普忠发通过全国人口信息逐一核对,在蓬溪县常乐镇,查到一个叫唐永德的人,与唐永华讲述的弟弟情况有些相符。

“我立即给蓬溪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户籍科、蓬溪县常乐派出所发协查函核实,证实了当地龙滩村几十年前确有一名失踪女性。当年人口贩卖案已破获,但始终找不到唐家失踪女儿唐永贤!”民警普忠发说,经过进一步调查得知,喊了27年的唐永华就是唐永贤,当年精神正常的她被人拐卖到湖北省襄樊市与人为妻,可能因不能生育被男方家人殴打,随后被赶出家门,四处流浪乞讨,直到在火车站遇到陈光益。

相认是民警架起的桥梁

7月4日,四川省蓬溪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信函送到普忠发手中。随后,唐永贤的弟弟唐永德打来电话说,要到綦江认姐姐。

7月12日,大姐唐永芳、弟弟唐永德,从四川老家驱车8个多小时来到綦江东溪,与失散40年的唐永贤相认,三姐弟相拥痛哭……

随后,阔别家乡40年的唐永贤回到蓬溪县常乐镇龙滩村老家。85岁的老母亲杨玉群颤抖着要看唐永贤身上的胎记。“我可怜的女儿啊……”老人看了胎记后,抱着女儿泣不成声。

大姐夫任崇祥说,当年唐永贤失踪后,一家人四处寻找,始终没有消息。“想不到今生还能团圆,普警官和陈光益,都是我们的恩人!”任崇祥说。

唐永贤告诉记者,找到家人后,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和陈光益结婚。

11月15日,唐家人从遂宁赶到綦江,一面通红的锦旗送到普忠发手上。普忠发问:“今天娘家人都来了,要不要让他们马上结婚?”

唐家人都说好。陈光益说:“我这27年做梦都想让她成为我名正言顺的妻子,但由于她没有户口,一直未能如愿。”

“我向上级申请,给你们开证明,陪你们去民政局办结婚手续。”普忠发的话,让一家人激动不已。70岁的陈光益,像个年轻小伙,笑得满脸通红。

在民政局,普忠发帮助两位老人填写资料,办理手续。结婚宣誓台上,唐永贤拿着结婚证流下眼泪:“这辈子,终于堂堂正正地嫁给了你。”

相爱是给他们一个温暖港湾

半个月前,山体滑坡,山顶老家成了危房。东溪镇新市场27号,是当地政府给他们安排的新家。在这个家里,唐永贤最珍视的除了结婚证,还有11月22日綦江区公安局给她办妥的户口本。

普忠发说,接下来,还要帮两位老人办理低保。

唐永贤说,她还有一个不愿和丈夫说的心事,就是能和他拍一张婚纱照。“太花钱,还是算了。这些年脑子慢慢清楚,但还是记不起怎么被拐卖的。没有户口,我连山都不敢下,在街上走路都低着头。陈家人为我付出太多,如今别人再也不会因为我而笑话他,我知足了。最担心他的身体,他答应过,不能死在我前头……”唐永贤紧紧握着陈光益的手。

山上,陈光益在老家种的柑橘熟了。人们都说,这一年的柑橘,比往年都要火红。(来源:重庆晚报)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