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掌故丨金鸭巷的鸭子哪去啦?
04-21 10:19:27 来源:重庆的老龙门阵

timg (4).jpg

重庆城有条陕西街,现在叫陕西路。老早的时候这街边接了条巷子通大河顺城街,抵拢城墙,叫金鸭巷。为啥子叫金鸭巷呢?且听我说来。

这条巷子不宽,巷子两边都有院子。奇怪的是,每到傍晚,就有“嘎、嘎、嘎”鸭子叫唤。刚开始,街坊以为是哪家喂的鸭子,没在意。后来大家都觉得怪了,因为大家都没有喂过鸭子,这鸭子从何而来?于是,一听鸭子叫唤,大家就到处找。刚听到鸭子在张家院子里叫,张家的人却说,这鸭子在院子外边叫,两边的人同时听,又好像在墙壁里头叫唤。这边还没有弄抻抖,那边有人说鸭子在地下面阴沟头。刚说要把阴沟翻开找,又有人说听到鸭子在李家屋顶上叫唤。找来找去,一天又一天,就是找不到,鸭子一到傍晚还照叫不误。

天天找,天天又找不到,慢慢的,街坊们也懒得再找了。

巷子里有个姓黄的半大伙子,妈老汉都走了,就一个人,靠下力为生。为了送妈老汉,借了一些债,等把妈老汉安葬好了,为了还债,就把原先的两间房卖了。还了债,房子是人家的了,就没有地方住。看到城墙边边上,土地庙旁边有点空地可以搭个偏偏。于是用剩下的几个钱到南纪门河边,买了几根楠竹,捡了些人家不要了的破竹席回来,挨到土地庙搭了个偏偏。这偏偏很小,进门处安了个土灶,放了张破桌子,一条板凳,剩下的地方刚刚安得下一块板板,睡得下个人。虽说到处是些洞洞眼眼,但比睡露天坝好,勉强遮风避雨。

这几天特别闷热,黄小伙睡不着,就搬了捆凉竹棍出来,一头搭在土地庙座座上,一头搭在偏偏的竹棒棒上。巷子外边是大河,天气照样的闷热,但这点有丝丝河风,睡在上面觉得四下透气,比在偏偏里头睡起要安逸了好多。

睡到下半夜,迷糊中,黄小伙听到有人说话。

一个男的说:“我们这个邻居也造孽哟,那么小个偏偏,捂起不晓得好热?你看嘛,热得睡到外面来了。”又听见一个女的在说:“就是呀,这个小伙是个孝子,人又勤快,肯帮忙。我看,我们就帮他一把。”那男的说道:“我也想帮他的忙,可我们这点香火也不旺,啷个帮嘛?”

女的说道:“我们没得银子,那只鸭子有噻。那鸭子每天天要黑的时候,不是要到我们座位下生蛋吗?先要叫一阵,蛋生了才歇气。不如我们给那娃儿托个梦,让他把这个蛋捡了,他就有住的吃的了噻。”男的说:“好嘛。不过,今后说话要嘴紧一点,让那鸭子晓得了,我们就不好交待了。”

黄小伙听到这里,猛然一惊,才晓得自已做了一个梦。想了想,这男的和女的是哪个?说自已是他们的邻居,这土地庙周围也没有人家,莫不是他们是土地菩萨?这么一想,心里有了主意。

这天傍晚,“嘎、嘎、嘎”的鸭子叫声又出现了。黄小伙早就把靠土地庙一头的竹席拆了,这一听鸭子叫,立马出去,伸手到土地菩萨座下,一摸,果然有一个蛋。可鸭蛋一摸走,鸭子就不叫了。

黄小伙回到偏偏,一看手中的鸭蛋,有点奇怪,鸭蛋壳是黄的,一掂,好重。黄小伙肚子这时还没有霄夜,肚子正饿,想着把这鸭蛋整来吃了,又有点舍不得,就放在铺上。天黑了,铺上现出金灿灿的光,黄小伙这才发觉这鸭蛋是金子的。第二天,小伙把金鸭蛋拿到金铺去换了好多银子,就在土地庙傍边修了两间房子。至于捡鸭蛋换银子这些事,黄小伙晓得不能说,因此,街坊邻居只晓得他发了财,加上黄小伙肯帮助人,大家也就没有多问。

为了感谢土地菩萨,他早晚都要给土地菩萨烧香上供。

自从黄小伙拿了金蛋以后,鸭子就不叫唤了。街坊邻居一时也想不通这是为啥子,也没在意。时间一长,大家对这事也就忘了。

这天晚上黄小伙给土地菩萨上了香回来睡了,梦见土地菩萨来说:“鸭子不叫,他们有点不习惯了。”要黄小伙每天傍晚拍几下巴掌,引鸭子叫。黄小伙醒了后,按土地菩萨的办法,傍晚时拍起了巴掌,鸭子叫了起来。以后,只要有人在傍晚拍巴巴掌,这鸭子也要叫唤几声。一些小娃儿没事,就要逗鸭子叫,觉得好耍。

没有不透风的墙,好多年后,这事不晓得是啷个的,被一个洋人晓得。这洋人编方打条的到处打听,到处寻找鸭子生蛋的地方。过了好久,这洋人终于打听到消息,准备这天傍晚捉鸭子。

这天傍晚,洋人一拍巴掌,听鸭子刚叫了一声,就迫不及待的伸手捉。那晓得手一伸进土地庙,土地庙“轰”的一声就垮了下来,把这洋人的两只手爪爪砸断了。

从此以后,不管你怎么拍巴掌,鸭子再也不叫了。以后,这条巷子也因此取名叫金鸭巷了。

原标题:金鸭巷的鸭子哪去啦?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