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门童到互联网大牛的逆袭人生
04-14 08:43:16 来源:每日人物

刘星(右)和阿里巴巴合伙人戴珊。受访者供图

10年后,刘星依旧记得自己第一次住进五星级酒店的场景。让他印象深刻的除了酒店6层露天的大游泳池,还有门口为匆忙进出的客人拉门的门童。那一瞬间,他想到自己高中毕业后在江苏淮安一家宾馆当门童,内心有一丝成就感,“终于跳出这个圈子了”。

不只是跳出这个圈子,现在的刘星已成为中国最著名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的技术牛人。这位昔日门童拒绝过那种“一眼能望见80岁的生活”,扔掉铁饭碗,完成自我升级,一头涌入互联网浪潮。

逃离门童的日子

当门童,刘星最常做的动作就是站在梅园宾馆的门口,开门,关门,再开门,再关门,这样的动作每天需要持续5小时,每周6天。

和许多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一样,刘星对未来没有太多的设想。拿着一个月三五百块的工资,唯一的期待是转正。按照父母的设想,在政府下属的机构工作几年,差不多就能拿编制,端铁饭碗,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

20世纪末,事业单位改制的浪潮席卷了刘星所在的小城,宾馆也面临改制,作为门童,刘星心里清楚,再怎么忍气吞声,想要拿到编制依旧希望渺茫。恰逢大学陆续扩招,身边有朋友开始准备高考,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让刘星更加动摇的是母亲的一席话。母亲告诉他,路过宾馆的时候,看到他木然地站在宾馆门口拉门关门,“心里难受”。

世纪之交,刘星决定再次参加高考,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不想过这种一眼能看到80岁的生活”。这一次,他拿到了一张大学的入场券,尽管只是一所不知名的二本院校,但生活终于开始驶入新的赛道。

一纸文凭不意味着远大前程。在人山人海的招聘会上,报出自己学校名字,简历直接被丢进废纸篓的不在少数。刘星反复投简历,终于获得了一个机会:在2天之内写出一个规定的程序。

他两天两夜不眠不休,完成了任务。

这样拼命进攻的姿态,频繁出现在后来的工作中。在科技公司“抢活儿”,主动担下同事不想做的工作以证明自己;直到后来进入阿里巴巴,在项目攻坚阶段,每天凌晨一两点回家,早上9点到公司接着干活儿。

这一年他一直闷头学计算机,心中反复告诉自己:知识改变命运。

唯唯诺诺的状态没有持续太久,第二年9月刘星提交了辞职报告,那也是他印象中第一次和老板说“不”。

离职那天,刘星走出公司大门,站在楼下,回头大笑了三声,引得路人侧目。

跃升

此后刘星陆续进入富士通和趋势科技,并在2011年进入阿里巴巴。工资一直在上涨,但没有哪一次能比得上第一次跳槽时那种巨大的幸福感。

工资一下从1600涨到5000元,超过了当时妻子的收入,“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能赚一点钱了”。回忆起这一段,他语气开心得像小孩,“辞职那天,带着妻子在商场里吃喝玩乐了一整天,买了好多衣服回家”。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真正感受到生活步入正轨。

刘星生活照。受访者供图

工作氛围在变好,接触的人层次越来越高,发挥创造力的机会也在不断增多。在富士通的时候,刘星常常写一些“投机取巧”的程序,钻研能自动写程序的程序,一星期就把原本需要半年的活儿给干了;在趋势科技,他开始钻研云计算,在杂志上发表的成果被人发现,成为进入阿里巴巴的契机。

刘星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对变化的敏感,2010年前后他感觉外企在走下坡路,而杀毒软件行业也不再是大势所趋。看到电商巨大的发展前景,他选择进入淘宝。

进入阿里巴巴,“跟一个伟大公司共同成长”,他获得的自由和成就感远超过去,同样迎面而来的还有巨大的压力。“在这里需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疏忽大意,可能一个bug就会造成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损失。”

一个意外会令整个技术部门都会进入战斗状态。2012年夏天高温,杭州市限电,淘宝的机房正好属于限电范围。公司找来一组柴油发电机供电,才勉强维持数据运转。就在更换发电机的1分钟里数据发生错乱,刘星在内的十几个工程师冲上去抢修数据,几个小时辛苦工作后,一切终于恢复正常。

全民最疯狂的双十一,在刘星的记忆中,公司整夜灯火通明,到处是食物,只要不出故障,就处于狂欢一般聚会的状态。“有专门的作战指挥部,过一两分钟扫一眼数据。”

阿里巴巴“五年陈”授戒仪式上,员工展示自己的戒指。受访者供图

最大的挑战来自2015年一次突然生病,断断续续发烧一个月却迟迟查不出病因,妻子和父母哭了好几场,刘星甚至连银行账户全都交代给妻子了。后来得知是病毒性感冒引起甲状腺感染,虚惊一场。刘星倒看得开:“难得的经历,但对我这样的人生来说,也不算什么。”

病愈后,刘星的事业也获得新生。他转岗到搜索事业部,组建自己的团队,搭起新项目,“这一次显然更加从容和自信”。

入职前两家公司时,刘星总会跟妻子念叨:“我可能要在这里待一辈子了。”第一家公司待了3年,第二家待了2年,这一次进入阿里巴巴之后,刘星没立誓,如今却已经是第6个年头了。

3月24日,刘星参加了阿里巴巴2016Q4(第四季度)五年陈授戒仪式,戴上了专门为他订制的戒指。“年陈”这个原本用以形容酒年份的词汇,在阿里巴巴被演化成对员工入职年限的一种纪念,“一年香,三年醇,五年陈”。

过去13年,近2万人戴上了阿里巴巴“五年陈”戒指。今年这届“五年陈”员工里,有164人在过去5年升级做了爸爸妈妈,刘星就是其中一位。

双城生活

在刘星杭州的新家里,有一面墙专门用来挂照片,他每年都会和家人出去旅游,拿着相机走走拍拍。其中最醒目的一张照片是他背着4岁的女儿,在北海道的薰衣草花田里留下的纪念。

刘星差点没赶上女儿的出生。就在2013年女儿快出生时,淘宝也处于快速发展期,现有的服务器满足不了增长的数据,实现远距离机房数据同步,成为刘星需要攻克的技术难题。这段时间,他即使周末回家也处于工作状态。

项目结束,阿里巴巴几个高管专门在露台上为他们举行庆功宴,碰巧下起大雨,一群人穿着雨衣狂欢。

那一刻,刘星很感慨:“忙忙碌碌的一年,恨不得把每一分钟都劈成两半来用,这些努力就像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但一点一滴地累积起来,倒也不负此年了。

喜事接踵而至,当天晚上女儿出生了。刘星抱着怀里皱皱巴巴的小婴儿,心想:“怎么跟水泡过一样,一点也不像我。”

离开趋势科技时,老板对他说:“你不出3个月肯定要回来。”之所以会下这样的断言,是因为去阿里巴巴意味着离开在南京的家,独自一人去杭州打拼,这种双城生活大概很难忍受。

刘星没有走回头路。他像钟摆一般,周末从杭州回南京,周日再回杭州工作,6年就这样走过来了。好在不久之后,等女儿上小学的时候,妻女和父母就要一同到杭州团聚。

离开家乡已有10年,当年一起在宾馆当门童的朋友们依旧固守家乡,做着重复的工作,过着“一眼能望见80岁”的生活。在刘星眼中,“他们的人生可能是不温不火的一杯茶,热了又凉了,我自己就像一团火花,噼里啪啦”。 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也是最精彩的10年”,中年生活开始逼近,刘星依旧无法想象自己未来10年的状态。

阿里巴巴“五年陈”授戒仪式现场。受访者供图

渐行渐远的不仅是年少时代的朋友,还有故乡。来到杭州之后,刘星很少回家乡,偶尔回去,也都是匆匆忙忙的。小城市还保留着人情社会的规矩,在大城市摸爬滚打了多年之后,他感受到不适应,“我还是少回去一点比较好”。

有段时间,刘星很喜欢选秀节目《英国达人》的选手保罗·帕茨,这位其貌不扬的男高音歌手总能引起他的共鸣,“他是一个各方面平淡无奇的人,可是一下子做了一件很非凡的事情”。

原标题:从宾馆门童到互联网技术大牛的逆袭人生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