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爆款女王:凭什么要一个老演员去演年轻英雄?
04-20 21:52:42 来源:每日人物

12.jpg

现在是看脸的时代,所以要年轻的、有粉丝的小鲜肉演员,帅帅的,靓靓的,画面视觉的要求比较高。但如果没有“穿越人的生死”的那种爱和价值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光画面好看也是不够的。

赵依芳带《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亮相戛纳

你大概没见过赵依芳,但你一定听说过她拍的电视剧。

它们无处不在:今年春运期间,十个城市的机场广告牌上贴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广告,播出期间西单地铁站甚至一度被改造成了剧中的“桃花林”;电视剧《何以笙箫默》2015年播出时,首播当日仅互联网点击就破亿次,单日最高点击破3.5 亿次。除此之外,这个名单上还有《锦绣未央》《微微一笑很倾城》《亲爱的翻译官》,以及《解密》《中国往事》《子夜》,甚至还包括电影《刺客聂隐娘》《听风者》……

1992年,赵依芳辞去了广电局副局长的职务,后来创立了浙江华策影视公司。迄今为止,这家公司已达到年产能25部剧、1000集的规模,目前国内规模最大。仅在2016年,电视和网络播出平台排名前十的剧目榜单里,就有30%的作品来自华策。

更有趣的是,这是一个不限于华语世界里的热闹。《亲爱的翻译官》在海外新媒体平台播出,被全球粉丝翻译成23种语言;《何以笙萧默》登陆Netflix,成为迄今唯一一部进驻该平台的华语现实题材剧。

今年开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期间网络点击量超过300亿次,它成为又一部华策制造的现象级电视剧,也为赵依芳赢得了今年戛纳电视节颁发的“荣誉勋章”。这是中国人得到的第一枚来自戛纳电视节的荣誉勋章。

那么,这个中国爆款电视剧的制造者,如何占领了中国人的娱乐时间,又怎么理解当下中国的电视剧行业?

再老的人也想找回青春

每日人物:因为三生三世去戛纳拿奖,当时什么感觉?

赵:在国际,影视文化一直是欧美强,亚洲弱。西方对东方这个行业发展并不认可,我经常有这种体会。以前参加戛纳节,我们亚洲这些(参赛者的展位)连韩国算在内,都在地下一层的;人家做得好的都在地上,有露台、酒吧、自助餐;最顶级的大BOSS都直接进海滩。当时我就跟团队讲,我们一直都是地下一层,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到地面上来,甚至进海滩,这是我们要有的梦想。

现在在这个舞台上,同行都认识你了,跟我坐同一桌领奖人有德国的、俄罗斯的,那时候的感觉是,你跟他们是平等的,不是人的平等,是行业的平等、文化的平等。

每日人物:像《三生三世》成了爆款,这其中有什么规律吗?现象级电视剧的爆款基因是什么?

赵:文化创意产业,我觉得它不是技术活,它需要思想的沉淀,创意的积累,需要专业上软能力的培养,所以它是有时间沉淀的,有团队协同的。你说哪里去挖一个人来,其实意义不大。我们现在30多支队伍,然后建立一个平台,这个平台里面包括人才的培养、引进、升级,成就他们,包括我们有合伙人制,也有送到国外去培养的计划,也有新人培训计划。科学家就是有科学家的土壤,做爆款就是要有做爆款的平台,或者说做爆款的团队。我不认为哪个平台上都可以养科学家,都可以出爆款。

从产品本身的角度来说,一样是创新,一样是挖深。挖深到最深层的东西,是人性,像原子弹一样埋在底下,几十年(过去)你都觉得这个东西还能打动你,就是那种全世界都会买的IP。你不要看面上好看的东西,一定要看里面的东西。面上好看是肯定的、必须的,但是你想要真的经久不衰,是要有经典性的。

他们说《三生三世》好看,我经常讲,如果没有一个“穿越人的生死”的那种爱和价值观,《三生三世》光画面好看也是不够的。你看了以后,你还是觉得有所启发。很多东西可以在当下放下,很多东西要坚守,所以我觉得,你要有那些故事,再加上技术和创作到位,那全球都会买。

发达国家不是都出好东西,但是出的那几个好东西,有时候咱们也挺不甘心的,制作好,人物塑造、根上的东西也很深刻。咱们得再努力一点,必须再努力一点。

每日人物:包括《三生三世》《何以笙箫默》在内的许多爆款有一个特点是特别受年轻人欢迎。但很多人都说,这个群体其实是特别难懂的,您对现在的年轻市场是怎么理解的?这些年轻人在看电视剧的时候,他们想要的是什么?

赵:我经常讲,我是95后,我们公司所有的人都是90后,什么意思?就是你的影视作品,哪怕是给老年人看的,你也要去彰显青春的力量。老年人也年轻过,青春是一个很美好的事情,去彰显那种爱的力量。所以说影视作品是给人希望、给人快乐、给人正能量、给人积极的东西。

好多人尤其是一些理论研究人员,一定要求关照现实,多注重中老年题材。中老年题材也是青春的题材,真的。我给妈妈做90岁生日,你告诉她,妈妈你很老了,她气都气死了,你要和她说,你很年轻,不都想要找回青春吗?

所以整个影视产业,一定要去追逐青春的力量。当然,每个时代的青春,表现得不一样,比如以前我们可能三更半夜在被窝打着手电读小说,现在他们是三更半夜拿着手机打游戏。但不管是现在的90后,还是我们当时的十几岁,很多东西都是一样的。

14.jpg

每日人物:什么东西是一样的?

赵:我觉得他们的不懂事是一样的,单纯是一样的,冲动是一样的,做事的那种急劲是一样的,叛逆是一样的,理想是一样的。你要把这些东西抓出来,然后只不过是表现手法不一样。比如你说那个《微微一笑很倾城》,其实不就是那么一件事嘛,然后在玩儿中把纯粹的、健康的爱情表达出来,把正能量释放出来。

我们一直想,应该紧扣一代一代的年轻人,去表达一个永恒的主题,像是青春、成长、正能量。我们那些团队看IP、看小说、看创意,最终也一定要归结到这个永恒的体系里。创意这个东西不能捆绑他们,他们愿意做猫啊狗啊就让他们做,但是你最终释放出来的是什么,最好能够把它想清楚。

《微微一笑很倾城》电视剧版剧照

80后难取悦,95后影响范围更大

每日人物:但在这个过程中,现在出现了天价演员、抠图拍摄之类的种种备受争议的现象,比如《孤芳不自赏》就因为抠图受到争议,您怎么看?

赵:我们团队从1992年就开始做这个行业,一直以来还是会比较尊重行业的规律,一个是重视创作,重视编剧、制作,相信专业化,另一方面是尊重表演,用好演员。

我们现在的定位是做爆款。爆款的话呢,我们也会尊重相应的爆款的专业体系,比如投资规格要相应提升,IP能够有更多的粉丝基础,题材相应地能够选择年轻人喜欢的,演员我们也会选择既有一定演技,同时还是比较热门的,因为要做爆款嘛。我们是体系性的,但是我们不会说唯演员(论)。因为唯演员的话,其实风险非常大,对他们也不利。演员天价是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它自己会一点点调吧。

说实在的,有时候自己的作品确实那么多,我看自己的作品都看不过来。那么抠像不抠像,我觉得它是这样来理解,如果你一部剧是纯粹靠抠像做出来的,这是不可以的,但如果在创作、制作过程中,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有这种需要,我觉得适当地运用抠像,这是个技术问题。但如果你的初衷就是靠抠像吃饭的,那可能又是另一种创作逻辑。

所以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创作层面的讨论。我相信,前进中去讨论,奔跑中解决问题,这其实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发展是一个好事。而且如果有教训总结,那不是更进步了吗?

每日人物:现在市场着重满足的是95后市场,他们也许喜欢看《三生三世》,像我这样的80后打开电视会觉得几乎没什么爱看的中文电视剧。在您看来,像我们这样的观众群体,已经被爆款市场抛弃了吗?

赵:不是被市场抛弃了,是要求更精准了。80后现在是什么呢?其实也没有闲心看电视,工作很忙,家里说不定还有小孩,一天到晚都要操心,娱乐已经支离破碎,不纯粹了。你们就算想看,也是比较理性地想看。你们的娱乐要求很高,因为现在处于最精华的时间段,所以特别挑剔,很难入法眼。所以可能类似于《欢乐颂》这种符合年龄段、话题又比较有深度的会好一点。这跟年龄有关系,你们很不容易被取悦。

再说了,你们的时间现在也不可能放在电视剧上,甚至可能更愿意多看一点电影,在网上看看社会新闻,自己还要看点书,就算看剧也会选那些特别经典的剧看一下,你们要求高哎!

但他们(95后)不一样,一天到晚在网上哔哔哔(注:说说说)。只要他们在网络上,他的姐、他的妈、他的爹不就都被影响了吗?他们的市场影响范围更大。

每日人物:既然核心市场是年轻人,如何去保持自己对这个年轻市场的敏锐度?如何去理解他们?

赵:我们整个团队里都有年轻人,底下的团队经常开季会、战略会,我们要求他们看的一定是年轻人的东西,不管A站B站也好,如果这些东西你不看,那你本身就不是这个行业的人。你可以做老年人的题材,但是你要看青春的东西,那你才能将老年人这个题材做得更有意义,更有力量。你不要看他们年纪大了,他们心里还揣着一颗少女心的种子,对吧?这个还是要满足他们的。

比如说麦家的小说《解密》要拍电视剧了,第一次提出用陈学东的时候,他肯定不认,这合不合适啊?我们很明确地把我们的理解告诉他,真不是说仅仅因为粉丝去选陈学东,不是的。我说所有的英雄,你回头去看,他们都是正当青春时,那你凭什么就要找一个老掉牙的演员去演呢?这支队伍就是一支很懵懂的队伍,为了仅有的理想甚至很盲目地献出青春,你让40多岁的男人聚集到一起,哎呦家里有老有小,他们绝对不会干这活儿的。

15.jpg

《解密》剧照

一定要有“打动人心的瞬间”

每日人物:对您而言,什么样的电视剧是好作品?标准是什么?这个标准发生过变化吗?

赵: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好剧。就跟我们的服装一样,你三五年前买的衣服现在看起来也会不太对劲。我们的影视产品有它的时代气息,有时尚趋势潮流,有审美的变化。但一样东西肯定有,以后就是颠覆到天边去,还是要有打动人心的东西。不管这种“打动人心”是故事也好,人物也好,还是一瞬间的视觉冲击也好,这个“打动人心的瞬间”是一定要的。只有这样才能去感染人,抓住观众。

每日人物:那现在的爆款电视剧里,最重要的打动人心的点是什么?现在这个阶段,视觉上那一瞬间的冲击是最重要的吗?

赵:现在的爆款,我觉得还是比较升级的。故事要有娱乐性,同时要有一定的内在价值,这是一个基本,再加上现在也是看脸的时代,所以要年轻的、有粉丝的小鲜肉演员,帅帅的,靓靓的,画面视觉的要求比较高。这也是一个阶段嘛。

16.jpg

每日人物:在影视行业从业这么多年,您最想要拍的电视剧是什么?或者说,希望通过电视剧传递出什么样的讯息?

赵:其实我当时有一部电影还是很喜欢的,就是《我的少女时代》。我觉得那个东西其实挺正能量的,讲的是学渣、学霸成长的故事,而且这个学校很现实,这个题材我挺喜欢的。因为这个作品得以关照到家庭,每个人都能从这个作品当中看到自己。

还有《解密》那种,我也特别喜欢。你真的去呼唤那种正能量,说教也是没用的,因为那种特别粗暴的抗战剧,其实对家庭啊普通人啊没有说服力,不能打动人心,也传递不出去信息,所以我觉得社会是需要这种题材的。

每日人物:好多现在影视圈的人会说感觉到焦虑,您现在身处其中,对这个行业的感受是什么样的?也会感觉到焦虑吗?

赵:内容产业、内容升级,这肯定是最好的发展阶段。我跟所有的制作团队讲,你们接下来所有规划,就是超过韩剧。

但现在也处在一个变化非常大的阶段。你要适应这个变化,在这个变化中取得成长,取得升级,取得进步。所以一定是需要有危机感的,如果没有危机感,整天自娱自乐,那肯定要出问题的。

开始做的时候是生存的危机,因为你缺钱啊缺好作品,现在的危机是发展、升级的危机。你要持续不断地去适应这个行业。文化创意产业刚刚起步,但是不能急功近利,老去盯到那个价钱。把钱看得太重,把专业看得太轻,也把精神创意深处的东西看得太轻,这是个问题。你要挣钱,但要花在创意和精雕细刻上,和一群真正有艺术水准和有创意能力的人身上的,专注去创造这个文化产品。

我一直说,这三年是关键的三年。影视产业是未来的主消费。现在还有一个人拿起一本书去看的,那是奢侈,那不是主消费。现在的主消费就是视频,从老到少每天晚上都在看手机,70%都在看视频。这么一个主消费怎么会没有人理解?打死我都不相信。我们认为我们自己做的事情其实很伟大,也很值钱。

所以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就是要专注于这个内容,我终极目标就是要做全球最好的中国内容。因为这是时代的趋势,产业的趋势,不可扭转。等你们那天看着看着,突然之间,天上就掉下一个戛纳奖。

原标题:电视剧爆款女王:凭什么要一个老掉牙的演员去演年轻英雄?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