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娶了可儿的27岁亿万富豪,竟是个“纨绔子弟”?
06-18 15:25:04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有句俗话说“情场得意,职场失意”,但社交应用软件“阅后即焚”的创始人埃文·斯皮格尔是个例外。

不久前,“阅后即焚”的母公司Snap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按照开盘价24美元计算,公司市值超过336亿美元。这是自2012年5月脸谱公司上市后,美国企业界最大规模的IPO。年仅27岁的斯皮格尔个人持股净值超过50亿美元,在“十亿富豪俱乐部”里格外耀眼。

紧接着,就在上个月末,他又和著名超模米兰达·可儿结婚,真正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埃文·斯皮格尔和米兰达·可儿

在美国科技企业界,浓重的“学生气”“校园风”简直就是一种“标配”般的存在。无论是老一辈的比尔·盖茨还是新生代的扎克伯格,从穿着打扮到生活方式都以“接地气”著称。和他们相比,斯皮格尔算得上是圈子里的异类。这和他的成长背景有关。

斯皮格尔的母亲梅丽莎是哈佛大学法学院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毕业生,父亲约翰则是美国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他家的房子位于洛杉矶西部的富人区,价值460万美元。斯皮格尔和两个姐姐从小就衣食无忧、四处游历,充分享受了“精英生活”。

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斯皮格尔,对物质要求相当高。17岁时,他给父亲写过一封信。信上说:“你或许很反感我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汽车,但别忘了,你自己是多么热衷于买高级耳机。”

当时,斯皮格尔还是高中生,却已经反复透支父母的信用卡。他酷爱汽车,买完凯迪拉克买宝马,先是要求父亲每个月给他1992美元来养车、吃饭、娱乐和买衣服,然后又想要2000美元的“应急资金”,理由是“生活中总是充满着不可预知的花费”。

尽管生活得像个纨绔子弟,斯皮格尔的学业却一直很拔尖。

高中毕业后,他考入斯坦福大学,并开始追求自己的创业梦。作为尝试,斯皮格尔和计算机专业的好友鲍比·墨菲创建了一个网站,主要为学生、家长提供入学申请服务,用户量并不太多。

2011年春天,他们俩在讨论课堂作业时产生了一个想法:设计一款应用软件,让用户之间可以发送图片和视频,但内容会在发送数秒后自动消失,达到“阅后即焚”的效果。这个灵感来源于生活。斯皮格尔和墨菲经常通过网络分享自己的私密照片,却又不希望被别人看到这些照片。

斯皮格尔(右)

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更加坚定了他们的信心:一位美国议员将自拍的不雅照发送到社交平台推特上,结果引来大麻烦,丑闻缠身。斯皮格尔相信,“阅后即焚”的产品定位符合现代人既要交流又注重隐私的心理。

随后几个月,斯皮格尔一直埋头开发产品原型。2011年9月,“阅后即焚”在他家中正式上线。这是一款手机APP,主打图片社交服务。用户可以拍照、录视频、添加文字,然后发送给自己在这款应用上的好友。

产品一推出,就赢得了年轻网民的青睐,手机下载量一路蹿升。上线一年多后,活跃用户已经达到1000万,分享的照片超过1.1亿张,斯皮格尔也成了最受硅谷和华尔街瞩目的创业明星。

“阅后即焚”最大的特点,是数据自毁功能。用户发布的所有照片,都有1—10秒的“生命期”,在被发送给好友后,照片就会根据预先设定的时间自动销毁。如果接收方在此期间进行截图,发送方也会得到通知。

数据自毁功能其实并不是斯皮格尔团队首创的。早前曾经有一个文件分享网站做过这类尝试,也很受欢迎,但当那个网站在2010年被脸谱公司收购后,它的数据自毁功能就被取消了。或许正因为如此,斯皮格尔对收购这件事异常谨慎,对扎克伯格发出的收购信号更是“阅后即焚”,毫不理会。

早在2011年末、“阅后即焚”刚上线不久,扎克伯格就敏锐地意识到这家小公司的竞争力,亲自跑到洛杉矶和斯皮格尔会面,提出以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阅后即焚”。

在会谈中,扎克伯格现场演示了脸谱的新产品,同样是分享照片的手机应用,同样可以销毁内容,更重要的是,这款应用是在12天之内开发出来的。显然,扎克伯格想以这种方式逼斯皮格尔接受收购。

斯皮格尔大受刺激。据说在会谈结束后,他给公司6名员工每人订购了一本《孙子兵法》,让大家对照现实寻找对策。经过研究,斯皮格尔得出结论:拒绝被收购,而且要打败那些社交网络巨头。他甚至定下了一个“推翻社交媒体等级制”的目标,决心用自己的谋略战胜对手。

2012年底,脸谱新产品上线,两家公司之间的战斗也正式打响。在看似敌强我弱的局面下,斯皮格尔充分利用了“粉丝营销”策略。

数据显示,当时,全美国有大约9%的手机用户使用“阅后即焚”,其中最铁杆的粉丝就是青少年消费者,尤其是13岁到19岁的人群。他们在生活中饱受家长“监视”,“阅后即焚”满足了他们保护隐私的需求。

通过各种宣传,斯皮格尔把这支孩子大军发动起来,大批“铁粉”在网上表态,说脸谱“用山寨货以大欺小”,呼吁大家不要下载脸谱的新产品。几天后,胜负就见了分晓。脸谱的新应用跌出下载排行榜前30名,“阅后即焚”也避免了被收购的命运。

(图片来自TechCrunch)

此后,“阅后即焚”的母公司Snap进入了高速发展期:2013年2月获得1350万美元A轮融资,估值达到7000万美元;2013年6月完成8000万美元B轮融资,估值达到5亿美元;2014年,公司估值超过100亿美元,斯皮格尔的个人净资产也达到15亿美元,正式取代扎克伯格,成为全球最年轻的、白手起家的亿万美元富豪。

在这个过程中,包括腾讯、谷歌在内的多家科技巨头都向斯皮格尔提出过收购意向,就连扎克伯格也不计前嫌再次抛出“橄榄枝”。但无一例外地,都被斯皮格尔拒绝了。斯皮格尔坚信,公司远不止现在的估值。终于,在一轮又一轮的融资后,Snap等来了上市的钟声。

美国科技界大佬们有一个“套路”,就是在公司上市后只拿1美元年薪,表面理由是“我真的不在乎钱”,实际理由则是“我已经赚够了钱”。斯皮格尔也不例外。

他公开表示,公司上市后自己的年薪会降至1美元。在此之前,他的年薪是240万美元,还有约100万美元的奖金,但根据Snap的招股书信息,“除非公司董事会做出特殊决定”,斯皮格尔今后将不再享受任何奖金。不过,对于一位手握公司22%股票的CEO来说,那点奖金也不算什么。

接下来,斯皮格尔的唯一目标就是让Snap更加强大。毕竟,对于科技公司而言,技术的更新换代如此之快,很多风光一时的“前浪”都被“后浪”拍死了。不知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利考虑,斯皮格尔最近公开唱衰老对手扎克伯格,认为脸谱的营利模式有风险,甚至“会重演雅虎的悲剧”。

但这句话对Snap来说也同样适用。虽然Snap目前在美国25岁以下消费群体中占据绝对优势,但这并不意味着斯皮格尔可以高枕无忧。社交网络领域早已是一片“红海”,任何一个巨头的新技术产品都可能对Snap形成压制。脸谱的行业老大地位依然固若金汤,在这种情况下,Snap想要保住优势必须找到新的市场。

去年11月,Snap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硬件产品——Spectacles智能眼镜。和“阅后即焚”一样,这款眼镜只有10秒拍摄和分享视频功能。130美元的平民售价,让它很快成为美国年轻人的新宠。2016年,Snap的营收为4亿美元,是前一年的6倍,这对一家成立不足6年的公司来说已经不错,但要想超越扎克伯格,前路依然未卜。

Spectacles智能眼镜

虽然斯皮格尔骨子里带着“精英阶层”的自负,对现实却有着清醒认识。他曾说:“我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白人,这很幸运。生活并不公平,成功并不在于你有多努力,而在于你如何构建一个良好的体系。”尽快建立这样一个体系,让Snap活得更长久、更健康,是斯皮格尔的当务之急。在这个问题上,他看来还得继续研究《孙子兵法》了。

原标题:这位娶了米兰达·可儿的27岁亿万富豪,竟是个“纨绔子弟”?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