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打望 | 《科恩:这对于歌者而言,就叫做爱》
11-16 17:22:15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在我从前有一堆打口碟中,有几张科恩。但从未听完他一首歌,因为调调不好听,歌词又听不懂。

但其面容难忘,叠印着阿尔·帕西诺的英俊和达斯汀·霍夫曼的无奈,法令纹像旧社会的八字衙门大大开,也像私募一哥徐翔那样把阿玛尼穿成了工作服。

鲍勃·迪伦好像说过,要是他有一分钟能够成为别人,那么这个人就是科恩。可能迪伦也只配成为60秒的科恩,因为当他还在纠结去不去瑞典见国王或皇帝,科恩已决然去见上帝,真正的随风而逝。

这几天发现柯恩两首歌词,非常喜欢,纯正的自白派诗风,在诗人的意义上,比鲍勃·迪伦强几条街。

美国大小说家威廉·福克纳老爹曾在鲍勃·迪伦之前的某一届诺奖演说中断言,文学只应该描写心灵而不是内分泌。柯恩的诗说不,既是心灵,也是内分泌,都是爱。

《切尔西酒店2号》

我记得很清楚,你在切尔西酒店

你的话语又野又甜

你在凌乱的床上对我凑过脑袋

当豪华轿车在街上等待

这些使纽约成为纽约

我们奔来跑去,为了钱,还有肉欲

这对于歌者而言,就叫做爱

也许对于离去的歌者而言

这仍是爱

《禅的崩溃》

我可以把脸

塞进那个地方

跟我的呼吸搏斗

当她垂下热切的手指

打开自己

好让我用整个嘴

解除她的饥渴

她最隐秘的饥渴——

我何必还要开悟?

上面那张图片为科恩和他的女儿。他会像川普那样说吗:如果她不是我的女儿,我就会追求她!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马拉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娱乐
  • 体育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