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 正文
歪读《西游记》:当老鼠精高喊“我爸是李靖”……
05-22 07:49:57 来源:中国新闻社微信公众号

金鼻白毛老鼠精三百年前,因在灵山偷吃了如来佛的香花宝烛,而法力大增,因此自诩“半截观音”。这半截看似谦虚,实则骄炫,偷吃了佛祖几支香烛,就能抵得上半个观音菩萨?显然不能。但是带上观音的称号,混迹在妖怪圈里,就显得很有排面儿。

不久如来发现,便派李靖、哪吒捉拿。李天王父子捉住此妖后,押解至如来跟前发落,如来慈悲,训教老鼠精两句,便指示李靖“天道贵生”。这明显是让李靖放她一条生路。而这妖精十分机智,顺即以谢恩为名拜李靖为义父、哪吒为长兄。

由于佛祖在场,李靖并未明言回绝。既然没有拒绝,那就是默许,默许收了这个义女。

老鼠精偷吃香烛,非但未受大惩,反而借机认了一个“兵马大元帅的老爹”真是福缘不浅啊。此后,这妖精在陷空山落下门户,更名为:地涌夫人。这次名号更改得倒形象符实。玩过打地鼠游戏的,想必更能领会这“地涌”一词的生动。

名号是低调了,但是她与托塔李天王结下的“父女关系”,却高调地炫耀着,而且还在办公室里供奉着其牌位。

这让串门的其他妖精看到,还不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姑娘我虽是一介女流,但咱上头有人,我是仙二代。山精妖怪知道她有背景、有关系,整天听她张嘴闭嘴“我爸是李靖”,比后世那个“我爸是李刚”还要嚣张几分,哪里还敢与她争强,只得处处忍让,事事讨好。

金鼻白毛老鼠精在诱杀镇海禅林寺僧人

如此一来,更加助长了她骄横的气焰,一连诱杀了镇海禅林寺6个和尚。后来更是胆大妄为,诱拐唐僧。可惜她碰到了齐天大圣,孙悟空取经一路,打黑除恶,就连如来佛祖的亲娘舅“金翅大鹏雕”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你区区一个“李天王的女儿”,在猴哥看来,只要你敢祸乱一方,甭管你是谁,都得伏法认罪。

于是猴哥,带上牌位,一个筋斗飞上天宫,向玉皇大帝实名举报托塔天王李靖、三坛海会大神李哪吒,有“家族涉黑之嫌”。

猴子拿着牌位上天告状

殊不知,李靖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个义女,更别提为其站台打伞了。看到猴子一副得意洋洋的做派,哪里是来调查,分明是兴师问罪。行伍出身的李靖带着火爆性子,眼见污水泼身,抽刀欲砍。

这时猴子大声嚷嚷:呦呵,家族涉黑,居然还敢对抗组织调查,罪加一等。哪吒见势头不妙,拉着父亲一旁回忆原委。李靖这才明白全是这妖精狡诈,单方面攀附。

李靖携哪吒先向玉帝请罪奏明:当年一时疏忽,令妖精得以攀附结下关系,疏于查察,以至于令妖精借名猖狂为恶,李家与那妖精实无半分干系。请玉帝明鉴。

李靖又从如来处开得当年事由的证明函,方才澄清此案与己无关。李靖率哪吒等下凡除妖,捣毁老鼠精之巢穴,并将其押回天庭。经纠察灵官调查,老鼠精的所作所为,不仅辜负天恩,而且丧失基本修真涵养,故剥夺其所有法力,且将其打回原形,贬入人间受“过街遭打”之苦。

番外篇:金鼻白毛老鼠精自述“涉黑”之路

我是一只鼠,出身寒微,苟全性命于茅厕。一天有人如厕,见我仓皇逃窜而感慨道:“仓库之鼠,住在宽广的房屋里,每天食米枕粟,优哉游哉。而这茅厕之鼠,居无定所,且整日饥寒惊恐。同为鼠命,却境遇两般,真是可叹啊!”

我听他这一番话,颇受刺激,偷偷爬到仓库房顶,小心翼翼地窥探上等鼠的小康生活。我羡慕、嫉妒:仓鼠廪鼠,其宁有种乎?

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上等鼠,我开始奋斗,练习吐纳存神,吸收日月精华。果然苦心鼠天不负,一晃百年,我渐通灵性。我不甘于此,想再求高峰,我爬到灵山佛前,开眼界、长见识。

听灵山的同类说,吃了如来佛祖的香花宝烛,就能增长千年修为,可以直接幻化人形。百年的寂寞苦修,促使我想走捷径。我鼓起胆量,溜到佛前,见到金光闪闪的香烛,直接吞咽腹中,果然瞬间神通天地,我变成了一个光鲜亮丽的小姑娘。

我还自封了一个名号:半截观音。“半截”么,让同类觉得我还很谦虚,至于“观音”么,就像人间许多戏子名伶称“影帝”“影后”“天王”一样,听起来很神气。

但我没神气多久,就被李靖、哪吒逮捕了,他们把我押解到佛祖跟前,听后发落。佛祖慧眼神通,他说:这鼠知上进,求高远,修行不易,只是未着正道,若得点化,将来或成正果。

言下之意,就是将来我会有出息呗。

那李天王父子领会了如来旨意,便放我一条生路。

李天王是天庭三军兵马大元帅,我有幸能接触这样的通天大神,岂能错过攀附之机。我本想以女人之娇,施展媚术,令李靖纳我为妾,熟料他严肃地跟个铁木头一般,根本不睁眼看我。一计不成,我再生一计。

老鼠精:天王不杀之恩,小女子无以回报,如若天王不嫌弃,我愿拜天王为义父、三坛海会大神为义兄,在人间为父亲、兄长供奉牌位,永享香火。

呵!李靖父子根本没理会我,便直接驾云离去。哼,我管你答不答应,只要你们没明言拒绝,老娘就单方面宣布:李靖是我爸。

西天是混不下去了,那就回凡间发展吧。怎么说我也是在灵山进修过的,就凭这一身履历,在凡间一定能吃得开。

我看中了一块地产“陷空山”,山神见我一介女流又是外来动物,居然不给我批条。我又去找辖区的土地公公,没想到这儿的土地公与山神是一丘之貉,各种推辞,说什么陷空山地势地形不适合鼠类打洞啥的,分明就是借口。

这时我想到了人间的“智慧”。许多生意老板,常常把自己与一些高官的握手、祝酒等合影,挂在办公室抢眼的地方。先不论这老板到底和高官是否真有交情,单是看到这些合影,就会觉得他背景关系不一般。

我先在松鼠家借住,借它家的场子,把李天王父子的牌位一立,每日烧香伏拜。松鼠、土拨鼠等都惊呆了,加上我偷吃过香花宝烛,多少有些仙气,他们更是对我又敬又畏。

这消息很快串进了山神庙、土地庙。

不得不说,山神爷、土地公会来事儿,不仅给批了条子,还设宴款待。时不时还问候:李天王近来安好啊?

我知道他们是想打探我的关系真假。我借着酒劲,灵光一闪,编织一个完美故事。

老鼠精:我本是灵山天鼠,如来佛祖见我佛缘不浅,赐我香花宝烛增进修为,还特许我佛前侍奉。李天王谒见佛祖时,见我玲珑乖巧,向佛祖讨要说:末将是武夫一个,膝下三子无女,今见这仙子灵巧,愿收为义女。你们也知道,李天王的长子金吒拜佛祖门下,次子木吒跟了观音菩萨,三个儿子,奉献给佛家两个,现在向佛祖讨个女儿,不算过分吧。

我这次下凡,李天王默许,让我到基层走一走,历练历练,“接些地气”。

山神、土地听得只有点头称是。

我要是不用这些“智慧”,别说山神、土地公不给批条,就是山精虎怪也会来上门欺负我。

“陷空山”到手了,我在这山头建府开衙,取名“无底洞”。在办公室,我供奉两座牌位:尊父李天王之位,尊兄李哪吒之位。有这两个牌位镇场,以后方圆数百里陷空山,老娘就是“大姐大”。

之后,隔三差五,不是狐狸一家子送礼,就是山狼一族请客,我忙啊,都顾不上修行了。

从前那种苦修的方法,我不能再用了。我还得走捷径,陷空山附近,有座镇海禅林寺,那里面有许多道貌岸然的和尚,我打算色诱和尚,采阳补阴。

起初,我杀第一个和尚时,还有些忌惮山神、土地公是否上门查问,随着我给他们送的香火越多,他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见到我依然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

后来,我胆子越来越大,一连吸取了五个和尚的精魄,真是爽啊!

一天,在寺中遇到行脚赶路的和尚唐僧,这和尚长得好摸样,心地又好,看得老娘我啊,心里怪痒痒的。只是他那三个徒弟怪模怪样,面目可憎。

我小施计谋,便把那唐和尚掳进了“无底洞”,这数百年来,我不是争就是斗,也该让爱情滋润滋润了。

只是那和尚不识好歹,软磨硬泡就是不依,还有他那三个徒弟,整天上门找茬,烦死了。

实在不行,老娘霸王硬上弓,你唐僧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只是这和尚俊俏,吸取他精魄阳元之前,得搞些仪式,人间的小青年不都是好个仪式感么,得向他们学习学习。

这时,山神差遣小松鼠送信:这和尚与禅林寺的俗僧不同,仙子动不得,他大徒弟孙悟空已经盗走牌位,实名举报李天王了,仙子还是早早跑路。

我迟疑了一会,这些年,与山神、土地公交情颇深,许是真的。

正当我考虑怎么处置唐僧之时,只听“咣当”一声,哪吒的乾坤圈撞进来了,我苦心打造的九曲连环无底洞,被这破圈子三下五除二给爆破拆毁殆尽。

——啊啊

我被收进了玲珑塔。

不知在这塔里关了多久,忽然两个金甲神仙,将我押解到天庭纠察司。

我看到,一同跪着的还有陷空山的山神、土地公等。

纠察灵官:经查,陷空山辖区山神、土地神等长期相互勾结,盘踞山头,利用职务便利,为老鼠精谋取非法利益,长期收受非法香火;失职渎职,对辖区生命损失,视若无睹,丧失神职基本素养;给黑恶势力打伞站台,且在李天王下凡除恶之际,还敢与老鼠精通风报信,胆大包天。故将尔等剔去仙骨,逐出仙箓,贬入人间,进牲畜道。

金鼻白毛老鼠精屡教不改,盗窃佛祖香烛在前,攀附天王关系在后,下界落草,蓄意捏造权势,组织涉黑团伙诱杀僧俗,情节严重,更是色迷心窍,欲强占佛祖钦差唐僧为压寨夫婿,影响恶劣。老鼠精的所作所为,辜负天恩期盼,不仅不修正道,而且在罪恶的泥淖之中,越陷越深,故剥夺其所有法力,且将其打回原形,贬入人间受“过街遭打”之苦。

老鼠精:本来周旋于茅厕尚能生存,如今身败名裂,沦为过街之鼠,人人喊打。哎,令我悔之晚矣!

原标题:歪读《西游记》:当老鼠精高喊“我爸是李靖”……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