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庆 > 正文
重庆掌故丨“亏到唐家沱”到底啥意思 唐家沱有啥来头?
06-10 15:15:14 来源:差瞌睡de杂货铺头条号

亏到唐家沱,有时也说亏起唐家沱,都是一个意思:亏了,输了,赔了。是否真实亏本了?不过是生意人的一个花招,就好像每天都有商铺写大字,跳楼价,卖血价,你要信的话,也就钻进圈套去了,不信的话,还可以跟他磨一磨。

有不懂唐家沱典故的,反唇相讥:我还亏到李家沱了!说唐家沱的人也就哈哈一笑,少拿地名跟我犯浑。唐家沱就是唐家沱。

唐家沱?何方神圣。老爷子骂败家子,一天就知道赌!你要亏到唐家沱!一代代传下来,儿孙们只知名,不知意。

唐家沱位置特殊,是长江上游一个著名的回水沱。长江水在这里减缓了流速,上游会冲下来各式各样的东西在这里打转,最后浮在岸边。那些在上游溺亡的人也会停在这里,经常上游的泸州、宜宾等地方的人会来唐家沱寻找尸首。

重庆龙门阵之唐家沱:亏了,输了,赔了,真是“亏到唐家沱”去了

△唐家沱

被江水浸泡过的尸体会胀得像一根棒棒,于是被叫做“水大棒”。那时,唐家沱捞尸的小木船很多,捞尸也是一大职业。夏天,淹死的人穿得少。急流翻涌,几下子就将那衣裤什么的卷掉了,“水大棒”也就成了光条条的,一丝不挂,成了真正的一无所有。

重庆人好比喻,就用亏到唐家沱表示打牌、做生意、炒股票等亏了,只有投河自尽,流到唐家沱。还有在某件事上吃亏了,也经常说,亏到唐家沱,亏起多大一坨。亏到极致了,就像亏到重庆地盘最边边的唐家沱一样。唐家沱成了重庆地盘边缘的代名词,过了唐家沱就出重庆地界了。

现在生活好了,有点闲钱了,去搞投资,去问下他们收益如何,十问九个都这样说:哎,不提了,都亏到唐家沱了!

打麻将手气差:幺裤都要输脱了,输起唐家沱了。

看中某件东西,没有动手下叉,过几天,价格涨了:哎呦,亏大了,亏大了,都亏到唐家沱了。

或者手中东西没有出手,价格降了,还是:哎呦,亏大了,亏大了,都亏到唐家沱了。

街边经常看见商铺,一人站凳子上,手拿扩音器:快来看,快来选,亏本大甩卖,老板都亏到唐家沱去了。这只是套路噱头而已,就跟本商铺倒数多少天搬迁,现所有商品打折出售,你过个一个月他还是在倒数。

上当受骗了:亏到唐家沱了。

吃亏了:亏到唐家沱了。

办个奥运会亏到了唐家沱,说的是希腊。

办个世界杯亏到了唐家沱,说的是巴西。

俗话说吃亏是福,用小亏换大福,以小博大也是有的。洋人街上的一元馒头,这么大个基本够二三人吃才买一元,你说是不是要亏到唐家沱了?以前看过一个报道,美心集团老总夏明宪说他专门拿一元的馒头来“亏”的,但实际上,当顾客买走便宜亏本馒头时,也顺便买走了包装袋、酸辣粉、蛋糕等赚钱产品。美心馒头公司不但没亏本,还赚了几百万元。而另一面,美心馒头也帮美心集团省了不少推广洋人街的广告费。

重庆龙门阵之唐家沱:亏了,输了,赔了,真是“亏到唐家沱”去了

△1圆馒头

商场里,往往都有特价商品,低于成本价,你说是不是要亏到唐家沱?其实不然,低价是吸引眼球,吸引人流量,有流量,就可以带动其他的商品,一个商场最怕什么,最怕的是无人。

说了这么多亏到唐家沱,小子还是介绍下这个唐家沱吧。

唐家沱历史悠久,但是唐家沱这个地名是后来才有的,而唐家沱这名字的来历则要推溯到明末清初,湖广填四川时,一户唐姓人家来到铁山脚下的回水沱河湾,开荒种地,落户定居,其后居民逐渐增多而形成街巷。于是这个长江上游最大的回水沱便有了自己的名字——唐家沱。

唐家沱有亚细亚石油公司大班房为代表的开埠文化,国民党公教新村、军政部后方医院、名人旅居旧址为代表的抗战文化,东风修、造船厂为代表的军工文化和码头文化。

重庆开埠后,英帝国主义者在唐家沱建立亚细亚火油公司,主要经营煤油、汽油等(俗称洋油)。该公司唐家沱油库油池容量为9205吨,加上栈存桶装油,总库存达万吨以上。“亚细亚”公司的大班(经理)、二班(副理)、三班(会计主任)等职均由英国人担任(现唐家沱仍有大班房、二班房遗址,已作文物保护)。重庆解放后,亚细亚公司结束了在重庆约半个世纪的经营活动,其存货和设备被重庆市石油公司征购,唐家沱的这座油库,则成了东风船舶工业公司的修船厂。解放后,办公楼被修船厂拿来继续办公。

重庆龙门阵之唐家沱:亏了,输了,赔了,真是“亏到唐家沱”去了

△二班房

抗日战争期间,唐家沱名人荟萃。1937年底,国民政府迁都重庆。从1938年起,日寇飞机对陪都重庆城区狂轰滥炸,一些政府官员、社会名人和城区群众纷纷迁往郊区暂住避难。唐家沱因离城不远、交通方便(朝天门每天有班船往返)而成为城郊最理想的避难之地。1939年,国民政府征用唐家沱栋梁河西岸铜钱坝地主徐某的土地,修建公教新村,以供避难人员暂住。该村共建一楼一底西式房屋五十多栋(现为东风船厂职工宿舍),可住三、四百家人;并在菜地粮田与荒野草丛之中修了几条泥土小路,路虽简陋,却都取了很气派的路名,如上海路、天津路、胜利路、建国路、民权路……,社会著名人士沈雁冰(茅盾)、黄炎培、何鲁、于学忠、陈叔通、何香凝、廖承志、曹禺、白杨等曾寓居于此。

重庆龙门阵之唐家沱:亏了,输了,赔了,真是“亏到唐家沱”去了

△公教新村

国民政府军政部后方医院旧址位于江北区唐家沱东风2村420号。医院于1939年随军政部机构内迁重庆,选址江北区,为抗战时期医治伤员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与保障。旧址现存建筑3栋,分别为化验部、手术部、门诊住院部。军政部后方医院“手术部”旧址为重庆东风船舶工业公司职工医院用房,军政部后方医院“住院部”旧址为船舶设计研究所用房,军政部后方医院“化验部”旧址为经营开发处用房。

重庆龙门阵之唐家沱:亏了,输了,赔了,真是“亏到唐家沱”去了

△军政部后方医院“手术部”

三民印刷所旧址位于江北区唐家沱东风3村9号。此处在抗战时期被作为秘密印刷基地,印刷国民党的法定货币——法币。

重庆龙门阵之唐家沱:亏了,输了,赔了,真是“亏到唐家沱”去了

△三民印刷所

文中几次提到的重庆东风船舶工业公司的前身就是大名鼎鼎的重庆民生机器厂,始建于1928年,是卢作孚创办的民生轮船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抗战时期卢作孚把在青草坝的民生公司的造船和大船维修部分迁到了唐家沱。在抗战期间从事船舶修理、制造各类型铁、木轮船及锅炉蒸汽主机和辅机,为支援抗战做出了重要贡献。

重庆龙门阵之唐家沱:亏了,输了,赔了,真是“亏到唐家沱”去了

△唐家沱

早在2015年就说要把唐家沱老街将成另一个“磁器口”,形成“西有磁器口,东有唐家沱”的格局,不要是“拆旧建新、拆真建假”最后弄个“新古镇”出来就好,好了今天的龙门阵就到这里了吧,散会。

原标题:重庆龙门阵之唐家沱:亏了,输了,赔了,真是“亏到唐家沱”去了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