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 > 正文
多地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 办养老院不再是难事
08-10 08:02:18 来源:界面新闻

timg (1).jpeg

据界面新闻消息,今年以来,北京、上海、江苏等十余个省份相继宣布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大大降低了养老机构的准入门槛。在“银发浪潮”之下,中国的养老服务市场化改革步伐正在提速。

近日,江苏省政府发布通知称,今后各级民政机构不再受理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申请。这是今年以来第11个省份宣布取消养老许可,在“银发浪潮”之下,中国的养老服务市场化改革步伐正在提速。

界面新闻梳理发现,今年以来,截止8月8日,除了江苏以外,北京、上海、天津、山东、湖北、甘肃、新疆、山西、广东和广西等十个省区市均已在省级层面宣布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此外,河南南阳市、河北迁西县、贵州盘州市、宁夏石嘴山市等城市也在县、市级层面宣布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

业内人士认为,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利于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但仍需要降低养老服务企业的建设运营成本及获得补贴的条件,让养老机构为老年人提供能消费得起的服务,养老产业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年末,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数24949万,占总人口比重17.9%。从2000年到2018年,我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从1.26亿增加到2.49亿,几乎增加一倍。

timg.jpeg

“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35张到45张”,这是“十三五规划”确定的养老目标之一,也意味着到2020年,我国养老床位数量应在800万张以上。不过目前,我国每千名老年人口拥有养老床位约29.9张,离“每千名老年人口拥有养老床位数达到35至40张”的目标仍有不小差距。

在这个背景下,养老服务市场化改革成为了我国养老问题的一个突破口。

早在2016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要求进一步放宽准入条件,全面清理、取消申办养老机构的不合理前置审批事项,到2020年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

2018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提出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建立养老机构分类管理制度,加快推进公办养老机构转制为企业或开展公建民营,建立健全养老领域公建民营相关规范。

今年1月,民政部发布《关于贯彻落实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通知》,明确不再实施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各级民政部门不再受理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申请,并提出加强养老机构事中事后监管。

我国的《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办法》自2013年开始实施,该办法对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的申请、受理、审查、决定和监督检查均作出规定,设置了前置条件,内容涵盖住所、环境保护、消防安全、卫生防疫等多个方面。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老龄战略所副所长王海涛对界面新闻表示,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的设置在当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由于养老机构和其他机构不一样,养老机构接收的老年人中,很多是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养老机构需要达到各种安全要求。

“不过,我们在实践中发现,一些城市中心区的养老机构要达到规定的要求并不容易,企业需要付出非常高的费用,也拉高了养老机构的准入门槛。随着养老服务的需求发生变化,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的设置并不利于养老产业的发展。”王海涛说。

深圳市养老服务业协会会长陈开萌介绍,在养老机构设立许可未被取消之前,对于设立养老机构的各方面要求都很高,包括消防、环境卫生、建筑主体等等,还要求员工持有相关的证照,如营养师证、护理员证等。

“如今,如果想开设个养老院,只需要到民政部门备案就可以,但是取消行政许可并不意味着政府完全不管,仍需要适当地引导规范,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各个地方的民政部门可能会出台一些相应的规定,逐步达到完全放开的程度。”陈开萌对界面新闻表示。

今年5月,广东省民政厅对外通报称,广东已废止自2014年12月20日实施的《广东省民政厅印发<广东省民政厅关于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的实施细则>的通知》,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实行养老机构登记备案制。如今,新规的效果已逐渐显现。

陈开萌介绍,深圳在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后,已经起到一定的作用,一些过去没有办到设立许可证的机构,现在进入到了养老领域中,正式开设养老机构,开始接收老年人。

养老机构准入门槛降低后,设立养老机构将不再是难事,但是日后的运营也并不是易事。

北京大学人口所乔晓春教授曾在一场讲座上表示,其通过调查发现,养老机构1-3年收回投资4.5%,4-6年收回投资占4.9%,10年以上收回投资的占62%,绝大多数要想收回投资在10年以上。

陈开萌指出,目前养老机构的盈利能力整体上比较薄弱,因为开设养老机构是投入大、回收慢、收益低的项目,再加上过去国家对养老机构的收费有着较多管制,无法按照市场化来收费,也限制了养老机构的盈利。

此外,很多养老机构都存在空置率较高的困扰。“我国的养老机构存在‘公办养老院一床难求,民办养老院门可罗雀’ 的现象,因为公办养老院的收费低,很多人宁愿排队也要进公办养老院。民办养老院没有国家兜底,收费相对高一些,导致很多养老院床位空置率很高。”陈开萌说。

王海涛认为,我国的老年人整体收入水平相对较低,以目前的市场家政服务价格,很多老年人支付不起,只有降低养老服务企业的建设运营成本以及获得补贴的条件,让他们为老年人提供能消费得起的服务,养老产业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陈开萌建议,政府在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的同时,应在养老机构用地、金融帮扶、养老人才的培训和供给等方面出台配套措施。

近年来,深圳等城市也在探索养老机构市场化运作的转型之路。陈开萌说,深圳的养老机构市场化运作正在往两个方向探索,一个是现有的公办养老院引进运营机构来独立运营,与政府脱钩,以后自负盈亏;第二个是建立养老领域公建民营的机制。

“随着养老服务市场化改革的深入,国家给予公立养老机构与民办养老机构的补贴将一视同仁,以后对于需要补贴的低保障老人,国家的补贴将会随着老人走,老人到哪个养老院,钱就会补贴到哪个养老院。”他说。

原标题:开办养老院不再是难事,这11个省份已取消养老机构设立许可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